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正文

一剎間反轉的人生

發布時間: 2020-03-12 11:13:06   作者:成都檢察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朋友見面喝點酒聊聊人生,傾訴一下心中郁悶都是日常生活中很稀松平常的事情。適當的飲酒固然可以助興,然而在飲酒之后不對自己的行為加以約束,仍然去做那些明顯違反法律規定的事情,不僅僅容易給自己造成不利的后果,更容易給他人和社會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案情

 

        梁立生(化名)最近生活和事業都不順利,工作上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公司瞬間土崩瓦解,家里6歲的兒子患上慢性病需要不斷的治療。妻子沒有正式穩定的工作,自己現在又失了業,沒有了生活來源,作為家中頂梁柱的他不禁悲傷不已。想到自己人到中年諸事不順,梁立生心中一片黯然,瞬間對未來的生活失去了方向和動力。就在這時,梁立生曾經的生意伙伴,好友徐正榮(化名)前來找他,梁立生就像在漫天的霧霾中發現了一縷陽光,心中有太多的委屈和不甘想要和這位兄弟訴說。

 

        2018年2月26日晚7點過,梁立生拉著徐正榮走進龍泉驛區的一家餐館,聊著聊著,不知不覺中,四兩白酒和三瓶啤酒已然下肚,兩人都已醉眼朦朧。

 

       晚餐結束后,梁立生拉著徐正榮向自己那輛老桑塔納轎車走去。這輛桑塔納已經跟隨梁立生十多年了,從來都是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梁立生對這輛車也很愛護,這么多年一直保養得很好,雖是老車但是車況依然不錯。

 

        徐正榮:立生,你喝了酒,就不要開車了。

 

        梁立生大手一揮,舌頭有點捋不直:你,你放心嘛,這車我開這么多年,它哪顆螺絲什么樣我都清楚,可以說都跟我人車合一了,喝這點酒開車不算事兒。來來來,我只把你送到酒店就行,半個多小時,出不了啥事的。

 

        徐正榮聽了梁立生的話也心存一絲僥幸,也就沒多說什么上了車。桑塔納轎車在渝蓉高速公路上往成都城區方向行駛。

 

        徐正榮:立生,車馬上進城了,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梁立生:你不要管。

 

        徐正榮:如果沒地方去,我們就靠邊停車休息一下。

 

        梁立生將車停在了高速公路應急車道上后,他從褲包里摸出兩百元錢給了徐正榮。

 

        梁立生:今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輛車走。

 

        徐正榮:那你一個人注意安全,開慢點。

 

        梁立生:沒問題。你慢點走。

 

        此時已經是深夜11點過,梁立生獨自駕車沿渝蓉高速公路成都往重慶方向逆向行駛,途中桑塔納轎車與正常行駛扥一輛奧迪Q5汽車、一輛凱美瑞轎車發生碰撞,造成梁立生重傷、奧迪車上乘車人楊志英受傷,三車不同程度受損,高速公路路產受損。

 

        高速交警到達事故現場后,發現梁立生涉嫌酒后駕駛機動車。經鑒定:梁立生血液樣本中,每100毫升血液乙醇濃度為225.7毫克,已經是深度醉酒駕駛。

 

        事后,梁立生在病床上躺了三個月之久才大致恢復過來,同時受傷的楊志英也養傷一個月有余。梁立生的醉酒駕駛造成他人損失以及國家損失達到二十多萬元,由于是醉酒駕駛,保險公司不予理賠,這筆錢花光了梁立生所有的積蓄,還舉債十余萬元,這對本就周轉不開的梁立生來說更是雪上加霜。梁立生酒后在高速公路上逆向行駛長達數公里,社會危害極大,梁立生康復后,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危險駕駛罪將犯罪嫌疑人梁立生訴至龍泉驛區人民法院,最終龍泉驛區人民法院判處梁立生拘役5個月。

 

        以案說法

 

        醉酒的人犯罪是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本案中,梁立生過量飲酒,并在酒后駕駛機動車,造成交通事故。有人認為,醉酒后失去理智導致犯罪不應當負刑事責任,其實這是一種誤解。醫學和現實都證明,醉酒的人并非完全喪失辨別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只是可能減弱認識和控制能力,而且行為人對自己的行為是否會導致醉酒的發生,完全有控制能力。那么按照刑法理論來說,通過行為人自由意志而使自己陷于無責任能力或限制責任能力狀態的情況,是應當負刑事責任的。因此,我國刑法明確規定,醉酒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且刑法中對醉酒后駕駛機動車進行了單獨的規定,更說明這種醉酒駕駛的社會危害性。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 【危險駕駛罪】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拘役,并處罰金:

 

        (一)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

 

        (二)醉酒駕駛機動車的;

 

        (三)從事校車業務或者旅客運輸,嚴重超過額定乘員載客,或者嚴重超過規定時速行駛的;

 

        (四)違反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規定運輸危險化學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對前款第三項、第四項行為負有直接責任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八條第4款規定 醉酒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那么酒后犯罪是否能減輕刑事處罰呢?回答是肯定的,不能。我國《刑法》第18條明文規定了醉酒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這一規定說明:一,醉酒的人犯罪也是犯罪;二,對醉酒犯罪人應當追究刑事責任,而不能減輕或免除處罰;三,醉酒犯罪人與非醉酒犯罪人所應負的刑事責任是同等的。本案中梁立生醉酒犯罪不僅要負刑事責任,而且也不能從輕處罰。原因在于,醉酒的人盡管在某種程度上有所減弱辨認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但他并未完全喪失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其在醉酒狀態下實施的犯罪行為,亦并未離開自己主觀意志的支配。因此,醉酒駕駛,不能減輕處罰。

 

        檢察官提醒

 

        現在酒后犯罪案件的增多已成為一個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中國傳統文化中,酒有著不容忽視的地位,再加上現在社會經濟發達,家家戶戶都有汽車作為交通工具。兩種因素疊加,酒后駕車就成為高發現象。酒后駕車不僅對自身安全造成危險,更是對公共安全有著巨大的威脅。國家在刑法中對這一行為進行專門的規定就是這種社會現象的客觀反映。開車不喝酒,酒后不開車,每一個駕駛員都應銘記在心。

 

(本期說法  龍泉驛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檢察部檢察官助理譙靖)

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