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正文

逃,是沒有用的!

發布時間: 2020-03-09 16:22:13   作者:成都檢察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隨著國內經濟的高速發展發展,用工需求也隨之不斷增長。不可避免的,工人的勞動報酬權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的熱點民生問題。傳統觀念認為,拖欠工資是民事糾紛,處理此類糾紛,一般是通過協商、調解予以解決,或者通過行政責令方式處理,終極武器是提起勞動仲裁直至法院判決執行。但是惡意欠薪往往是發生在錯綜復雜的用工背景下,勞動者維權的成本太高,缺少專業的維權知識使其對正常的維權途徑望而卻步,而漫長的維權路也會讓勞動者喪失信心,甚至懷疑政府,有些被逼無奈的勞動者還會采取極端方式來維權。因此早在2011年2月25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就通過刑法修改,認為惡意欠薪破壞了正常的用工關系,侵犯了市場正常的經濟秩序,更侵犯了勞動者的財產權利,觸及了刑法的保護底線,在破壞生產經營罪的基礎上,增加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

 

        案情

 

        2014年,三十出頭的張宏注冊了一家家具定制公司,他想靠著自己的勤奮努力,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家具公司成立之后的一年時間也是順風順水。但是好景不長,2015年初,公司經營出現問題,資金周轉困難,工人的工資也被拖欠。

 

        工人1:你這次發了多少錢?

 

        工人2:你發了多少。

 

        工人1:我這兒兩千五,少了一半兒。

 

        工人2:我這兒也少了一半兒。你說,這怎么回事兒啊。

 

        工人1:誰知道呢?要不一會兒去問問財務?

 

        工人3:問啥啊,他能跟你說實話嗎?還是我跟你說吧。

 

        工人1:快說快說。

 

        工人3:你們還不知道吧,最近公司不太不景氣,為了公司能夠正常運轉,張總在外面借了80多萬,公司一直在勉強維持。可誰知道屋漏偏逢連夜雨。前段時間,公司生產的一批貨因為產品質量問題沒有按時交貨,導致公司部分貨款也沒有收到,估計我們公司快不行了。

 

        工人2:怎么會這樣,那我們怎么辦?

 

        工人3:還能怎么辦,找公司補齊公司然后滾蛋唄。

 

        工人1:這樣會不會有點落盡下石啊。

 

        工人2:對呀,這樣不太好吧。

 

        工人3:你們愛去不去,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小心最后一分錢拿不到。

 

        一段時間后,張宏公司的資金鏈完全斷鏈,無法為續經營。雪上加霜的是債主開始上門催款,工人也開始討要被拖欠的工資,張宏此時是一個頭兩個大,壓力大到整夜整夜沒法入睡。因為實在沒法籌錢償還欠債和工人工資,張宏產生了跑出去躲一段時間的想法。2016年1月,張宏借了一輛車帶著家人輾轉去了湖北武漢,他從網上購買了一假身份證在那里開始生活。張宏一直不敢和成都這邊聯系,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不是躲債那么簡單了。在他逃避離開期間,勞動行政部門已經向他發出責令通知書,要求他支付工人被拖欠的報酬,卻被他視而不見。

 

        2018年3月,隱姓埋名多年的張宏在武漢被當地警方抓獲。最終他受到了法律的懲處。

 

        以案說法

 

       犯罪嫌疑人張偉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應當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聽到這里后,很多有心的聽眾會問,那是不是只要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就會構成犯罪呢?是否就不再需要民事途徑維權了呢?其實并非如此。為了防止打擊面過寬、刑法介入過度,在構成犯罪的標準上,法律作出了明確的界定,在規定上采用了“期限”+“人數”或者“人數”+“數額”的模式,比如拒不支付一名勞動者三個月以上的勞動報酬且數額在5000元至20000元以上的,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累計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的,就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尋求公權介入來進行權利保障。我們可以簡單的掌握以上數據標準,來選擇自己的維權方式和途徑。

 

       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們檢察官在辦理案件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因為勞動者自身不注重證據保存而造成損失的情況,對勞動者而言,應該學會留痕,保存好自己和公司的勞動合同,整理好自己的工資條、工資賬單等資料,搜集在工作中形成的比如工作證、入職公告、工作記錄筆記、公司通訊錄等任何可以反映自己職務、工資等級、工作時長的痕跡證明,這些都是非常容易接觸和搜集的證據,在司法機關認定欠薪時間、欠薪數額的問題上,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當然對用工單位而言,我們也建議嚴格按照勞動法的規定來經營公司。當出現資金鏈斷裂的經營風險時,優先保障勞動者的權益,采用正當的手段解決勞動糾紛,而不是采用逃避的方式。舉個例子,在司法解釋中關于該罪要求以經行政管理部門責令支付而拒不支付為前提,在這個案例中,公司負責人張宏就自認為自己逃避離開了,勞動行政部門責令通知書自己可以辯稱沒有收到。法律在制定的過程中其實早已經預料到此類情況,因此作出了“在經營場所張貼文書”視為有效責令的規定。當然,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規范更多是督促用人單位支付報酬,因而在法律的設定圍繞支付勞動報酬設置了許多從寬處理的情節,甚至在我們檢察機關提起公訴以前能夠全部支付勞動報酬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

 

        檢察官提醒

 

        法律制度雖然在不斷的完善,法律的設計也更加貼近和服務于我們的生活,順應時代變化的需求,但是不論是勞動者還是用人單位,對自己最好的保護,并不是公權的介入,而是懂得自我預防、自我約束,學法、懂法、守法,遇到問題,要相信法。

 

 

(本期說法檢察官  成華區人民檢察院公訴科黃通治)

 

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